澳门网投赌钱游戏网页_手机网投官方网站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穆雷 >

十三岁侵入NASA的“黑客之王”: 十年后人类能够实现备份大脑和

时间:2020-10-04 10:51
  

  原标题:十三岁侵入NASA的“黑客之王”: 十年后人类能够实现备份大脑和脑电波 独家专访

  今天,《麻省理工科技评论》在新加坡一年一度的EmTech Asia新兴技术大会正式开幕,许多科技产业和学术界的大佬级人物登台演讲。首日的会议下来,新兴技术改变世界的未来感扑面而来。其中一个小插曲让DT君印象深刻,在中间休息的时候,偶然听到旁桌两位西装笔挺人士聊天,其中一人说道,“科技未来会变成一种宗教吗?”,然后,另外一人立即回答:“难道现在不是吗?”

  的确,人类对科技的推崇在过去数年中到达了一个新的高峰,而且并没有停下来的趋势。当然,推崇伴随着的必然是巨大的争议。如何看待科技的发展已经变成了一个全新的命题。DT君并不准备在这里讨论如此艰难的话题,但我们与有“黑客之王”称号的沃特·奥布莱恩(Walter OBrien)所进行的一场独家对话颇具话题性,足够引发对科技发展的再次思考。

  今天,沃特·奥布莱恩受《麻省理工科技评论》之邀在Emtech Asia大会上发表了关于网络安全的主题演讲。在引入专访内容之前,我们有必要先对这位传奇人物进行一个大概的介绍。

  沃特·奥布莱恩出生于爱尔兰的一个农民家庭。在学童时期,他就因为“提出太多的问题”经常遇到麻烦,甚至被怀疑老师患有自闭症,并建议做测试。测试的结果是并没有患有自闭症,相反具备天才般的智商水平(智商测试结果为197)。

  无疑,在传统学校的规则之下,他实在是太无聊了。因此,沃特·奥布莱恩开始研究他能找到的一切,尤其是技术。年仅13岁的时候,当其他孩子还在玩电子游戏,他“入侵”进入了美国国家安全局管理之下的NASA服务器,偷走了航天飞机的蓝图,以此为乐。

  为了验证这一说法的准确性,维基百科以及多家新闻媒体曾指出,美国政府并没有确认沃尔特的黑客行为,但也可以明显地注意到,美国国家安全局在其64年历史上也从未证实过任何一桩黑客事件。

  但这一说法的准确性并未妨碍美国政府在日后成为奥布莱恩的重要客户。目前,美国政府利用沃尔特名为“蝎子计算机服务(Scorpion Computer Services)”所提供的技术能力,来识别和解决国家计算机系统所存在的安全漏洞。

  目前,奥布莱恩已经成为美国政府的资产之一,并受专门保留给非凡能力之人的EB-11签证保护。他创办的“蝎子计算机服务”团队其中一项业务就是致力于保护美国政府资产,包括解决政府系统所可能存在漏洞的安全性问题。

  为了支撑他的事业(现在已经形成品牌ConciergeUp),奥布莱恩雇用了超过2000名“天才”黑客解决各种各样客户大大小小的问题。根据公布的报告,该机构的收入现在已经超过13亿美元,与其合作的黑客包括计算机科学家、数学家、运营和营销专家。该机构的运转模式与大型律师事务所采用的模式相同。

  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曾出品了一部名为《天蝎》的动作悬疑美剧。该剧主人公原型就是沃特·奥布莱恩,讲了他童年时代依靠黑客技术成名,应美国国家安全局之邀,与同样具备天才头脑的国际计算机黑客的团队同伴们,共同组建全球防御网络,抵御各种形式的网络攻击的故事。后来成为“蝎子计算机服务公司”的首席执行官。

  下文是DT君对“黑客之王”沃特·奥布莱恩进行的独家专访,内容本身确实让人难以置信,又极具争议性。

  您为什么会将公司命名为“蝎子”(Scorpion),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

  我就喜欢这个问题,先来讲讲我自己的故事。我的家乡在爱尔兰,我在那里长大。爱尔兰是一个农业国家,那里学校里有一个习俗,喜欢用动物的名字来给孩子们起外号。

  我是中途转校的,典型的穷孩子来到一个富人学校。跟所有的套路一样,穷孩子在这里不受待见,同学老师都不喜欢我,所以经常受欺负。但我经常会保护和我情况相似的孩子,毕竟,我长得比橄榄球运动员还壮实。

  但那时,我挺能忍的,因为对我而言,最重要的事就是保证成绩,我不想被开除,我需要教育。但一年半后我忍不下去了,我从七岁开始习武,放倒几个欺负我的同学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后来,大家就叫我“蝎子”了,因为蝎子是一种非常安静的动物,除非你把它惹急了。还有就是蝎子对它的种群很忠诚,我曾经保护那些受欺负的孩子们。现在我的公司也是一样:我雇佣最优秀的极客,我确保他们不会被欺负、被嘲弄、被起诉,因为他们为我工作,谁要动他们得先经过我。

  不知道你们是否了解“2045”计划?这是俄罗斯政府主导的一项关于死亡和永生的科研计划。我尽量简单明了的做一下说明。

  你的身体其实并不是你,只有意识和记忆是属于你自己的,说白了只有大脑才是你。大脑是什么?无非是2.5拍字节(Petabyte,PB,1PB=1000TB)的存储器,以及1000亿个神经元而已。

  按照摩尔定律,8年后,Intel芯片将包含1000亿个晶体管,硬盘在同样时间点也会达到2.5 PB。这就意味着,我花300美元就能得到一个和人类大脑一样复杂的设备。

  所以,十年后,备份大脑、备份脑电波活动将成为可能。虽然这不是人工智能,但完全能复制神经元及其连接。

  目前,我们已经在干细胞研究领域有了长足进步,只需要取得你的DNA进行克隆,四年后就可以造出20岁版本的你。我可以随时下载、上传你的大脑,让你的身体永远停留在20岁的状态。

  第二,我们花了40年去研究癌症、艾滋病、肌萎缩侧索硬化症等疾病,但至今没有有效的治愈方法。那还为什么一定要治疗?为什么不把坏掉的身体扔掉?

  第三,彻底改变交通方式。你只需要把意识Email给千里之外的身体,并在那里醒来就行了。身体只是一个物理交通工具,意识才是司机。

  这还只是“2045”计划的第一步,后面的会更疯狂。这个计划的基础就是以某种形式保存大脑、备份大脑、再重新载入大脑。当然,这个计划要等到2045年,还有29年的事件去实现。

  试想,我们身上的所有器官从医学角度说都可以被替换了,为什么我们不能碰大脑?一旦我们触碰了这个领域,“人类”这个词将被重新定义!

  没关系。这其实并不是问题,试想当初手机刚刚出现的时候,只有超级有钱的人才买得起,现在不也满街都是了么?

  你们还记得Willy Wonka是怎么进到巧克力工厂里的么?没错,是靠“金色门票”(Golden Tickets)。你们可别把我的名片弄丢了(沃尔特的名片为金色金属材质,如下图),这可是29年后的“金色门票”啊,我可没能力上传所有人的大脑(笑)。

  我想说的是,如果传输意识真的实现了,那应该是免费的,因为这和虚拟的软件类似。

  彻底抛弃身体,完全生活在虚拟世界。你吃喝、拥抱、感觉全部用电信号模拟,从味蕾到大脑、从双手到脊柱的功能全部可以模拟。

  试想一下,这种场景一旦实现会带来什么样的变化:动物权利被交还给这个星球;全球变暖、能源危机?因为我们已经不适用化石能源了;人口过剩?数以万亿计的人都生活在服务器中;饥荒?软件不需要吃饭;领土和宗教导致的战争?已经没这个必要了;人类灭绝?在火星上备份服务器,纳米技术能实现7分钟传输,随时同步,地球总有一天会遭遇小行星撞击,我们可不想像恐龙一样被抹掉。

  如果你觉得我在胡说八道,可以去查一下相关资料:22000人在支持该项目、600所大学在从事相关研究、两次登上《时代杂志》封面。还可以去看看 这个网站的支持者包括我本人、MIT的人工智能先驱马文·明斯基(Marvin Minsky)、雷·库兹韦尔(Ray Kurzwell)、彼得·戴曼迪斯(Peter Diamandis)等。“2045”计划不是个疯狂的妄想,而是终将来临的,只是时间问题。

  有来自政府和有几位亿万富豪的资金投入,也有来自医学领域的合作方,而首例头部移植也会在今年实施。此前,已经尝试过猩猩的头部移植。没错,把脑袋拿下来,在重新连接到新的脊柱上绝对不是什么常规手术,风险非常高,但相关科研人员正在想办法解决。如果我到了70岁还没见上帝,我会愿意尝试这种手术。

  你既然拥有这么多的资源和强大的团队,我很好奇你在选择客户和项目时会有什么样的衡量标准?

  很简单,有资金投入的项目我们就有兴趣,因为没有真金白银的投入,永远都只是空谈。举个简单的例子,20世纪60年代就出现了全球变暖和能源危机问题,但不到只剩最后一滴油,没人会真正关心这些问题。除非全世界各国真拿出资金来解决,光是开会不会有任何作用。

  还有,项目是不是对这个星球,以及人类进化有益。什么是好事?什么是坏事?每个人的衡量标准不同。什么事情违法?什么事情不违法?这个属于每个国家的法律标准不同。

  归根结底都是观念上的,我只关心是否对这个星球、对我们的下一代有益?是否能让一切变得更好、更快、更便宜?如果是,我绝对支持。

  在对地球、人类有好处的事情上,我们基本不会产生分歧。万一有不同意见,我们会参考爱因斯坦曾经的做法:他去问母亲、厨子、园丁一些他们不可能明白的科学问题,在听取一些完全不同的答案后,再回去思考解决方案。

  这种方法有一个词叫“Extelligence”(外部智慧),是“Intelligence”(内在智慧)的反义词。我们有一个共同合作了七年之久的“外部智慧团队”:顶级的医生、律师、心理学家、演员、运动员等等,都是他们所在领域中最优秀的人才。如果有些大事我自己拿不准,我就会去听取他们的意见。

  刚才我们谈到的都是精英人群,那普通人在面临这种“普遍利益”时是否有发言权?

  (半开玩笑)别再欺负那些聪明的人、别嘲笑他们、要相信他们情商较低的事实。然后是优化自己的思维方式,因为智商很难改变,但你可以改变你思考问题的方式。

  因为美国专门有学术期刊发表了研究,高智商的人是另外一个物种,他们的大脑结构与普通人的差异超过20%、密度更高、吸收葡萄糖的效率是普通人的7倍。

  曾经一度,有人认为,智商超过120其实属于一种“残疾”,因为与正常人的思考模式相比,他们就是“外星人”。就好像乌龟与猎豹,猎豹永远都不明白为什么乌龟的速度如此之慢。

  这是个很有意思的说法,那你有没有什么建议给普通人,让他们多多少少缩小一点和高智商人群间的差距(笑)?

  当然也不全是。这就好像钱并不是万能的,但干啥都得花钱。同样,技术不是一切,但好像现在一切都与技术有关。

  你想开理发店?你最好知道怎么玩Instagram;你想开出租车?你最好知道Uber可能随时让你下岗;你想做品牌和市场推广?你最好知道怎么导流量。

  这当然不是说,每个人都要去学代码、当程序员,但你至少应该多多少少了解一些这方面的知识。不管你从事任何职业,现在的技术背景下都免不了要与软件工程师打交道。如果他们说的是法语,而你却完全听不懂,那就比较尴尬了。

  最后,有个比较敏感的问题,伊隆·马斯克已经表达了对人工智能的担忧,认为过度开发AI会毁灭人类文明,你如何看待人工智能的发展?

  我自己就有人工智能研究的学位,所以我很清楚,真正的AI离我们还有多遥远。现在才只是造了几个会爬楼梯的机器人,就开始担心它们哪天会把我们干掉,其实大可不必。

  然而,从长远的进化角度来看,如果你把一个超级物种引进了生态体系,它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杀死你。我不认为,我们可以用通过编程发明创造出AI来。然而,当我们可以拷贝、上传大脑,然后对它做任何想做的实验,这个时候才可能产生真正的人工智能,因为它本来的就是智能的,只是加入了人为的因素。

  这就好比把一个iPhone交给一位硬件工程师,他能通过逆向工程的方式再造出一部iPhone来。如果这样的情况发生了,我觉得,人类才真的离灾难不远了。说不定,正是我们想赋予永生的东西最终会毁灭我们。

  我们现在向我们的读者发放参会福利和征集令:请发送您的个人信息(姓名+公司+职业+联系电话+微信联系方式)到邮箱: ,邮件主题为:姓名+申请参加“十大突破性技术”首发。由于名额有限,最终以确认邮件为准,谢谢!

------分隔线----------------------------
最新文章